夫妻

她比他小20歲,嫁給他的時候,家鄉的人都以為她傍上大款。只有她知道,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男人。


他只是一個普通的男人,黑、醜、一口黃牙。媒人當初可沒這麼說,只說是個過日子的男人,就因為家婼a給耽擱了,一直沒找上媳婦。


那陣子,沒找上媳婦的都去。山區找,有四川的、山西的、湖南的…花幾千元就可以找來。那男人也托人帶一個回來,這就是她,一個死了丈夫的女人。 媒人說:男人富著呢,靠手藝吃飯。女人因為急於逃離那個家庭,問都沒問男人會什麼手藝就嫁過來了。


過來後才知道,他的手藝就是在外面風吹雨淋地修鞋,再加上男人長得醜陋,讓她有種上當的感覺。回去,已無退路,婆家人叫她喪門星,說是她克死了丈夫。


再婚後,男人很寵她,隔三岔五給她買些小玩意來,一盒粉餅,一支口紅,幾串荔枝…。她長到30歲,從來沒有用過口紅,更不用說吃荔枝了,很快,她就覺得自己比楊貴妃還要幸福,吃荔枝的時候,男人不吃,只是傻傻地看著她吃。

她說:『你也吃。』
他說:『我不愛吃它,看著你吃我就高興。』

後來,她偶然上街,隨口問了一下荔枝的價格,嚇一跳,竟然要20元(人民幣)1斤。她的眼睛一睜,他怎麼可能不愛吃荔枝?他是捨不得吃呀。她更加疼他,早晨早早起來給他做飯,晚上做好熱乎乎的飯菜等他回來;冬天的時候,男人在街上修鞋,一天下來,凍得全身冰冷,女人就把男人的腳放到自己懷裡暖著。

男人也很知足,說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才會娶到她,他為什麼50歲還沒有結婚,就為等她唄。說得女人心花怒放。

女人見男人每天那麼累很心疼,她說:『給我買台機器吧,我和你一塊修鞋去。』男人不答應,說他掙的錢足夠養活她,可女人認真了,偏要去。於是街上總能看到一對老夫少妻在修鞋,兩個人緊挨著,有鞋修的時候,兩個人就一起動手,空閒時,就有說有笑地聊著。冬天刮大風,女人的手都凍紅了,耳朵也凍得青一塊紫一塊。這時,男人買來一塊烤紅薯,紅薯散發著誘人的香味。男人剝開,用嘴吹著,卻不吃,他把紅薯放到女人嘴邊,女人幸福地咬一口,又吹一吹,讓男人吃。他們一人一口地吃著,好像享受一頓美食,好像吃著愛情的聖塔。

有一天,男人對女人說:『總有一天,我會走在你前面。』

女人就哭了,說:『那我和你一起去。』男人說:『不行!』然後男人又說:『我們現在的錢還不夠很多,再掙幾年,給你養老應該沒問題。還有,我給你在地媞堣F500棵樹,等有一天我去了,你也不能動了,那500棵樹也長大了,我相信它們能夠養活你。』

女人撲到男人懷裡哭了。500棵樹,那只是500棵樹嗎?這一輩子從沒有人替她這樣想過,可這個男人甚至為她想到老年,她覺得這輩子真是值了。現在城裡人興什麼夫妻樹、愛情樹,而她的男人給她種的樹要比那些樹珍貴一萬倍,那是一片“夫妻同心樹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