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黑板樹來的: 補述埔里桃米之行顧博韜
 

 

 [九十八年]七月下旬某日, 遊罷日月潭下山到埔里吃午餐. 熱心的遊覽車司機脫稿演出, 說是要帶我們去不遠處的紙教堂散步.

 

紙教堂(Paper Dome)是一座獨特的紙管建築, 曾經陪伴日本阪神地震災區居民從焦土中站起來 地震之後十年, 它完成了階段性任務, 又因緣際會遷建到台灣九二一地震災後重建的埔里鎮桃米社區, 成全了一頁地震文化的國際交流.

 

這個見學園區進口處有一大片荷田, 眼前的幾株, 荷葉卻異常乾縮. 我冒昧地向工作人員提問, 得到的答案十分自信而有機: “因為我們不用化肥, 所以難免有些蟲害.”  如同手冊簡介所述, 生態村的願景已在本社區逐步實現 我信步走到教堂後草坪, 欄杆下方有條清澈見魚的小溪, 果然不愧是震災之後復育有成的生態環境.

 

視線移到了小溪對岸, 看似一個小學校園. 最顯眼的是臨溪那兩排整齊挺拔的--黑板樹 就是它! 昨天才在國姓鄉禪機山佛寺向園丁請教而來的樹名. 上個月在台北麗水街師大牆外尋訪日式老房舍時, 小公園裡那幾棵不知名的大個子也是它.

 

忽然間福至心靈: 眼前這一景, 好像在哪裡見過? 對了對了, 我忍不住大叫: 這間小學, 我在中視<MIT台灣誌>節目看到過 那是今年四月間某個週日中午, 當時我還破例寫了一整段筆記:

 

今天介紹的是水草豐美蛙種眾多的埔里桃米社區. 社區的國小只有四十來個學生, 人手一種樂器(吹排笛或魔笛), 還一起跳踢踏舞, 個個健康大器並學會與自然環境共生. 四十年前畢業班所種的兩排黑板樹, 育成了校園一角的綠色桃花源.

 

集合時間快到了, 我滿懷收穫地離開這一幕 走過川堂時, 有一班小小孩正在四人一桌享用豐盛的便當, 他們也都看來健康大器 出園門口前, 我跟剛才那位工作人員分享了我的發現,” 然後皆大歡喜說再見.

 

文化生態外一章: 轉進來桃米社區前有一小段下坡路, 一位阿伯騎著摩托車迎面而來, 冷不防在遊覽車前來個大迴轉! 眾人驚呼聲中幸好司機先生及時煞車而免於碰撞. 本車遊伴大多是見多識廣的中老年人, 難免議論紛紛, 說這個老騎士其實是企圖製造事端 偏巧前頭沒幾步路就有座公墓, 好比台灣名歌墓仔埔也敢去所唱的, 大伙兒遊興真個未曾稍減.